首页 > > 成员风采
“中山侨商”——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系列报道(四)丨阮建周:回乡投资是情怀,更是机遇
2018-10-18 来源:中山市海外联谊会 分享:

640.webp (6).jpg


阮建周,祖籍中山沙溪,是较早一批回乡投资创业的乡亲之一,先后涉足餐饮、灯饰、地产、金融等多个行业,现任中山市政协委员、香港中山社团总会副主席、中山市侨资企业商会常务副会长。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正处于“摸着石头过河”阶段,一批海(境)外乡亲,纷纷回乡投资创业,支持家乡经济社会发展。阮建周就是其中之一,当时在香港的事业已风生水起的他成为较早一批回乡投资的乡亲之一。他的一句话贴切地表现了当时的心境:“当年,改革开放使我对投资内地充满信心;就算亏了,也是亏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值得。”


当年投资内地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眼光

●记者:阮先生,您好,请问您祖籍是中山哪里?

阮建周:我祖籍沙溪,年少时就去了香港。踏入社会工作那时,20岁不到。彼时,香港经济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各行各业都需要从业人员。秉着爱拼才会赢的精神,我做过酒楼、学过装修、卖过布匹。后来,做灯饰成为事业的重点。做商人,很考究协调能力,通过培育人才、清晰分工、带头执行制度等,同时做好不同的企业和项目。这些年,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记者:您是哪一年回内地投资创业的?当时从事什么行业?

阮建周:时间回到1986年,改革开放刚实施几个年头,商机和挑战并存。我们这批商人看到了祖国发展和强大的希望。当年,投资内地需要勇气,很难预测未来能走多远、做多深;然而,这是决心和期盼,从未想过退缩。

我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港商合伙,借助香港幸福楼饮食集团的平台,首先在距离香港很近的东莞市投资开设酒店。1993年,走远一些,去了黑龙江的哈尔滨市兴办酒楼和酒店。

与此同时,我在香港经营着独立的灯饰厂,做中高端天花灯,销往国外。上世纪90年代,香港的制造业开始北移。我是中山人,中山是我的根,对中山的感情远远超出了内地其他城市。我想回内地做灯厂,首选地点,肯定是中山。

●记者:您当年回内地投资顺利吗,有哪些细节让您难忘?

阮建周:回想当年的细节,再看今天的发展,祖国在经济、社会、法治等方面日臻完善,取得了巨大进步。当年的营商环境,肯定没有现在那么完备。例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港商回内地投资,营业执照不能用自己的名字去登记。怎么办?只能找内地合作伙伴、找亲戚,在执照的“法人”项目写上他们的名字。还有一件事,当年拿着1500万港元回内地投资,要通过在香港的中资金融机构汇款到内地,在内地兑换为人民币,再去验资,才能拿到那笔钱去开厂。现在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是,这只是起步阶段的必经之路,是小插曲,以后肯定能越来越完善。对改革开放的方向和前景,我们始终充满信心。


“家乡巨变让我倍感自豪”

●记者:您选择在中山开设的灯饰厂,现在已成为行业代表性企业,这一路发展是怎样走过来的?

阮建周:中山腾辉灯饰从1999年筹备,在横栏镇四沙村岐江公路旁边买地,建厂房,安装设备,招工,培训,2000年就开业生产,速度很快。中山各级相关部门的服务很到位,效率很快,当年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一转眼,将近20年过去了,我看着中山发生巨变,倍感自豪。这里的营商环境越来越规范,这是最大的利好因素。围绕制造业营商环境的法律、法规、政策持续完善,去办事情,去解决问题,一切都有依据,这肯定是好事。举些例子,企业做出口,要委托第三方机构审核制造业厂家的生产标准资质认证,查验产品的安全、环保等指标。以前,内地没有这类机构,我要拿着产品、原材料回香港去做检测。过海关时,工作人员觉得很奇怪,问我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东西。另外,当年外资企业生产的产品要销往国外,自己不能做出口业务,要委托对应的大型中介机构去做。现在,自己就能做进出口,大幅降低了生产、销售、物流等成本。回想起来,这些经历既艰辛,又有趣。

●记者:中山制造业如今规模庞大,不同区域培育出不同的产业集群。以灯饰为例,您是怎样见证这个集群产业的发展历程?

阮建周:古镇、横栏一带的灯饰,如今已培育出国内乃至全球最完善的上下游产业链。20多年前,那时还不算产业集群。当年,国内市场的容量没那么大。中山腾辉灯饰刚投产时,只能做外销市场,按照国外标准生产中高端产品。比如说,给欧洲酒店配送灯饰,给国外超市提供壁灯、地灯和天花灯。上下游产业完善,在当地找原材料,成本是最节省的。然而,当时古镇、横栏提供的原材料,例如塑料壳、铁罩子、灯用玻璃等,质量一般,价格也不便宜。那要怎么办?无论内销还是外销,质量是关键;材料不行,一定出问题。当年,腾辉灯饰要去到地球的另一边,在意大利、德国订货,从国外买入优质原料;还要自己做原材料,从源头上保障配件过关。如今,这些困难一去不复返。大家也看到,中山西北部成为全国乃至全球的灯饰之都,我和腾辉灯饰见证了这段历史。


新时代带来全新发展机遇

●记者:珠三角是“世界工厂”,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压力。您和您的企业是如何应对的?

阮建周:灯饰企业是典型的制造业态。大约从10年前起,生产要素的价格上升较快,这是激励制造类企业转型升级的直接动力。在我看来,制造类企业不能再聚集到密集、低端的领域。要有创新,走向现代化和智能化,才能消化更广阔的市场。要做到寻找新事物,寻找新品质,才能掌握未来的新机遇。就我的企业而言,这么多年,我们投入了大量资源,用于研发、设计、更新设备、改进工艺、人员培训、经营模式创新等方面,让企业持续升级,拥抱未来。

●记者:企业要发展,人才是关键。这方面,作为一名企业家,您是如何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的?

阮建周:回内地投资20多年,祖国培育出的人才,质量越来越高。而对于企业来说,企业要做的就是,要建立企业自己的文化,做到待遇留人、文化留人、福利留人;人才培训过去的重点是技能,如今也提升了,着眼于管理、技术、智能科技等新内容,这才能增强管理人员和基层员工的归属感,降低企业的人才流失率。

●记者:改革开放40年,不仅给中山经济社会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机遇,也助力像您一样的企业家,培育出事业发展的巨大平台。您如何看待改革开放对个人事业的助推作用?

阮建周:1986年回内地投资到现在,如今兴办的企业横跨了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包括了灯饰、房地产、餐饮、教育、金融等行业,这离不开国家,离不开改革开放。商人同样重情重义。当年,我们对国家怀有期盼,认定改革开放政策不会变,国家需要发展,需要强大;所以,我们回来了。改革开放40年,各个领域对外开放的广度、深度和力度持续增强,国家越来越强大,这让我们为之兴奋,为之感动。

●记者:适逢“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周年,国家大力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对此,您有哪些期待?对于企业的将来,您的公司又有何规划?

阮建周:根据个人分析,“一带一路”倡议和大湾区建设,将成为国家第二波大发展的开端,新时代将带来新机遇。我发现,从政府层面到民间层面,从内地到香港,各类对接持续增多和增强,新一轮的营商机遇正在形成。

就我而言,腾辉灯饰已完成又一轮转型升级,根据国内市场的未来需求,研发出低能耗的亮化产品;建城房地产公司也在部署有潜质的项目,开发配合大湾区建设的商住、商场、商业体项目。从制造业到房地产,从教育科技到金融投资,我们正在积极寻找新的合作商机。

我的根在中山。这座城市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位置,是交通枢纽。我期待家乡进一步搞好配套,做好定位,扬长避短,擦亮名片;制定更好的政策去配合发展,做好新时代的新文章。